老房子的最後一夜  

初春,傍晚九點的舊金山,冷冷的下著傾盆大雨,我趴在兩張沙發排成的臨時床鋪上,霧濛濛的大窗戶外,居高臨下的看著,原本應該燈火闌珊的舊金山灣區夜景,被雨水抹成了莫內的那副經典名畫,星夜。

 

回想,2010年聖誕節前夕,首次聽到,表姐家隔壁的隔壁的一棟老房子,被銀行拍賣短售了。美國的短售屋非常難搞,常常一等就是一兩年,房子都還沒有動靜,也因為價錢低,所以排隊等候的買家多如過江之鯽,買的到的機會非常渺茫。但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,表姐的媽媽,就是我的Julie 姑姑,找了房地產經紀,下了一個標,開始了漫長的等待。

 

美國舊金山的房地產價格,已經飆漲到幾乎有錢也買不到房子,大部分的人,都要退而求其次,住到邊緣的城市去,所以其實我們都知道,大概不可能買到,接下來一年多的消息,也都清楚的指向別的買家,但是一個接一個,買家都被刷下來,我們家就奇蹟般的,簽字買下了這棟老房子,離我們下標那一天,整整9個月。

 

姑姑搬進這棟老房子的那一天,心情多激動,總算可以不用跟女兒女婿,加上兩個小孫子擠一間房子了,自己一個人可以在隔壁的隔壁,清淨一下。接下來就是開始畫新房子的藍圖了,拆除舊房子的許可證,事情一件件都要舊金山市政府的批准,進度非常的慢,後來一問,才知道舊金山市政府是出了名的慢,整整籌劃了四年多,才等到動工拆除的這一天。

老房子的最後一夜 老房子的最後一夜  

東西差不多都搬完了,能拆的也先拆下來了,後天就要動工了,今夜我一個人睡在這老房子裡,外頭雨滴滴答答的下,我躺在暖和的被窩裡,跟這老房子一起,渡過最後一個晚上。老房子彷彿就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家一樣,叨叨的跟我說,"乖孩子,別難過了,舊的不去新的不來,這輩子,看多了人事興衰,也活夠了,讓我安心的走吧。" 廚房的大窗戶在滴答漏雨,但是我睡的角落卻依舊乾燥溫暖,老房子捨不得我受涼,就像一個老人家寧願自己受凍,也不願孩子忍半點委屈。

 

我們心中,不都有著一棟老房子?

 

小時候,在台中梧棲鎮海軍眷村的老房子,前屋後屋,隔壁有著和善的鄰居們,巷子底有棵可以爬可以乘涼的大榕樹,有一個家半個世紀的回憶,有爺爺奶奶和藹的靈魂,怎麼能忘的了?

 

再想想台南國安街的老房子,弟弟是在這出生的,小姑姑從這兒嫁出去的,我們全家是從這棟老房子出發前往美國展開新生活的,老房子盼了將近20年,才把家人們盼了回來,卻又發生了台南大地震,老房子緊緊的守護著全家人,不讓他們受驚嚇傷害,自己卻傷痕纍纍,連大門都關不緊了。

 

今夜,就讓我跟舊金山這即將走入歷史的老房子,好好話別,明早一醒來,我就得走了,帶著老房子給我的感動,一路走下去...


百年之後,我的靈魂,也是要回到老房子裡的~

老房子的最後一夜  

創作者介紹

Bella五星級廚房

B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